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地方资讯
醉酒与艺术
发布时间:2021-07-19

  从古到今,艺术家一直对痛饮狂欢这一主题情有独钟。艺术家与酒之间的风流韵事源远流长,却一直被人忽略。阿拉斯泰尔·舒克(Alastair Sooke)对这段韵事进行了研究。

  我们身处酒馆之中。一群男男女女,大约11人,在狂欢作乐。处于其中的我们也在尽情娱乐。左边,壁炉旁边,一群人在说着八卦,不时狂笑。在他们的后面,一个醉醺醺的男人即兴跳起了吉格舞。右边,两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玩纸牌。那个女人可能是个妓女,当她亮出A时,总是狡猾地看向他们。在最显著的位置,一位害相思病的音乐家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和一位年轻的女人调情。那个女人总是情不自禁地回之一笑。

  扬·斯特恩(Jan Steen)是17世纪一位多产的艺术家,创作了大约400幅画作。这个喧闹的场景就来源于其画作之一。斯特恩是一位啤酒酿造者的儿子,他的名字在荷兰家喻户晓,被认为是荷兰黄金时代名艺术家群中最奇葩的一位。

  17世纪荷兰艺术家扬·斯特恩以描绘乱糟糟的、酒醉金迷的场景为专长,包括描绘酒馆的各种内景(图源:扬·斯特恩)

  由这个酒馆内景可见,斯特恩擅长于描绘乱哄哄的、酒醉金迷的场景,其间充满着醉醺醺的酒徒和寻欢作乐者。说实话,如果莎士比亚作品中的传奇人物福斯塔夫(Falstaff)是个艺术家的话,他画出的场景也会跟斯特恩的一样。

  他的几幅作品,包括这幅画作,目前正在《大师的日常:维米尔时代的荷兰艺术家》展览上展出。这次展览设于伦敦白金汉宫的女王画廊。展览还展出了斯特恩其它几幅描绘嘈杂酒馆场景的画作。斯特恩的画作《一个村子的狂欢》也在这次展览中展出。这幅画作描绘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乡间旅馆外面的场景,画面繁杂而混乱,醉醺醺的人群大声喧闹。吃、喝、跳舞、狂笑、大叫:斯特恩画作中的人物总是过着一种纵欲的生活。

  今天,在荷兰以外的国家,斯特恩其实并没有同时代的一些画家出名,如伦勃朗、弗兰斯·哈尔斯或维米尔等。然而我觉得他非常有趣。因为在艺术史上,有一个重要的主题——酒常常被人忽略,但他却是能注意到这一主题的卓越艺术家之一。

  天使传报、耶稣的诞生、贵族和君主的肖像画、甚至裸体画像——艺术历史学家花费了巨大的精力,来研究这些画作。但是与酒相关的这些画作通常会引发人们的窃笑,而不是引出一些学术性的思考:看一下网上对那张醉酒狂欢者照片的嘲笑就知道了。这张照片是在最近一段时间走红的,照片中的人当时在曼彻斯特庆祝新年前夜。这幅市民屠杀式的照片(只要想一下那个极富创意的讽刺名——Well Street就知道了,这是事件发生的地方)不仅被人用不同的绘画形式进行恶搞,还被用来和早期绘画大师的油画作品进行比较。这幅照片还因其体现的古典主义而出名。

  乔尔·古德曼(Joel Goodman)的照片在互联网的迅速传播下,突显出其可绘性,继而变成了一种艺术因子。(图源:乔尔·古德曼/本·达洛,来自推特)

  是的,对这张照片的各种恶搞只是为了取乐——这之所以好笑,是因为人们觉得“高雅”艺术和这张照片体现的“低级”的乱糟糟的场面是不相协调的。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种看法是有误导性的——因为,实际上,只需要一点酒(或者说杯底的一点酒),就可以构建出整个的艺术史,这是有可能的。

  酒在古代世界是艺术的主要主题:只要回想一下那些彩绘陶瓷就知道了,上面描绘着在古希腊的交际酒会上常举行的各种喧闹的娱乐活动。普拉克西特利斯(Praxiteles)是公元前4世纪希腊著名的雕刻家,他创作了那尊著名的雕像——婴儿时期的酒神狄俄尼索斯(Dionysus)躺在赫耳墨斯(Hermes)的怀抱里。

  罗马人也对酒神巴克斯入了迷(他们将酒神狄俄尼索斯称为巴克斯)。他经常在雕像、壁画、镶嵌画中出现,有时有喧闹的随从相伴,有时没有。

  文艺复兴时期,古罗马、古希腊的世界观得以复兴,喝酒再次成为了艺术家的重要主题。米开朗琪罗在创造那尊迷人的《圣母怜子像》之前,还雕刻了一尊、微醉的巴克斯像。提香(Titian)也在《巴克斯和阿里阿德涅(Ariadne)》这幅画中描绘了酒神形象——摆着销魂的姿势,从猎豹拉着的马拉战车飞跃下来。《巴克斯和阿里阿德涅》目前保存在英国伦敦国家美术馆。

  《酒神祭》是提香的另一幅作品,目前保存于西班牙的普拉多博物馆。在这幅作品中,提香重新拾起酒这一主题,描绘了一群纵酒狂欢者在安德罗斯岛的酒河边或跳舞或躺倒在地的场景。大约在一个世纪后,鲁宾斯(Rubens)创作了其臭名昭著的画作《西勒诺斯》。西勒诺斯是酒神狄俄尼索斯的导师和同伴,他顶着光头、满脸胡须、大腹便便,由于醉酒而踉踉跄跄地走着。在伦敦的国家艺术馆,还有一幅相关的油画,画中西勒诺斯同样大腹便便,但因醉酒狂欢,精神憔悴,得由萨提尔(satyrs)扶着。这幅画可能也出自鲁宾斯的画室。

  继鲁斯宾的画作后几个世纪,斯特恩和其他一些艺术家也走上了描绘醉酒场景的道路。17世纪画作的一个常见场景是,一个好色的男人试图灌醉一个女人,然后勾引她。

  17世纪50年代末时,维米尔在一幅油画中描绘了这样的情景,目前这幅油画存于柏林博物馆:画中,耀眼的白光在玻璃上闪烁,印在女人的脸上,直接映入她的眼睛中。这样的效果体现出了她的内心状态——被男人的魅力迷惑着,或被酒的美味诱惑着,或两者兼有。

  荷兰酒价格低廉,受到大众欢迎,可以说是英国艺术中以酒为主题的最为让人记忆深刻的(和最为乱糟糟的)画作——贺加斯的《杜松子酒巷》的源泉。这幅具有争议性的雕刻版画创作于1751年,渲染了对外国酒无节制消费的可怕后果,为艺术和酒精展先声造势。艺术和酒精展是目前在伦敦泰特美术馆展出的一个小展览。这次展览将艺术和酒精的故事搬到了现代。展览上展出了19世纪画家大卫·威尔基(David Wilkie)描述吵闹的“下层社会”场景的作品,以及乔治·克鲁克香克(George Cruikshank)颇为狂妄的创作——巨幅油画《对酒神巴克斯的崇拜》。

  在17世纪的伦敦,价格低廉的荷兰酒受到大众的欢迎,激发了英国艺术史上最为让人记忆深刻的画作的创作——贺加斯的《杜松子酒巷》(图源:阿拉米)

  在泰特美术馆,后面这幅作品挂在吉尔伯特和乔治的作品《舞会:醉酒后的深夜》雕刻(1972年)对面,《舞会》包含了114幅单独裱帧的黑白照片,记录了在伦敦东部一间酒吧内狂饮的一晚。这些碎片式的、万花筒般的照片模拟出酒醉时朦胧、疯狂的画面。其中大部分的照片都体现了一种扭曲的视觉效果。

  被酒这一主题吸引的当代艺术家远不止吉尔伯特和乔治两人(这里是在谈论他们的作品)。美国艺术家赛·托姆布雷(Cy Twombly)在其2011年去世前几年,曾创作了一组八幅史诗般的画作,以朱红色酸树脂颜料作画,其间各种曲线飞腾跳跃。赛·托姆布雷创造出如此强烈的血红色眩晕效果,显然是在展示酒带来的无限乐趣。同时,这也展现了暴力和死亡——只要回想一下这组作品的创作时期便清楚了,这组作品创作于伊拉克战争时期。

  现代艺术家——包括创作了一系列描绘酒神的画作的赛·托姆布雷——一直被烈酒这一主题所启发着。(图源:雷克斯图片社)

  还有就是,去年,卓越的当代艺术家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 Marclay)举办了一个含有11幕的名为《串酒吧》的录像装置作品展。在这个作品中,艺术家清晨漫步于伦敦东部的街头,敲击着前一晚宿醉留下的半空的啤酒瓶以及拉格啤酒罐,发出一些不成调的声音。

  为什么酒会成为艺术史上众多作品的源泉?“喝酒很好玩,在某种程度上,不是吗?”大卫·布雷尼·布朗回应道。他是英国泰特美术馆中的艺术和酒精展馆的馆长。“喝酒还能释放创造力——这是当然的。我认为当代的艺术主题在某种程度上由酒转换到了毒品。”

  他继续说道:“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认为所有的这些艺术家都像站在一种边界上。一方面,他们的画作都有关于纵酒,他们似乎在呼吁节制喝酒。但同时,他们又很明显地被酒吸引着,与酒之间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扬·斯特恩经常会将其自画像融入到乱糟糟的酒馆场面中。例如,在有玩纸牌的人和拉小提琴的人的那个酒馆里面,他就是那个站在左边、靠近壁炉位置疯狂笑着的胖小伙。人们曾认为斯特恩的作品意图在于给人们以教化,传播道德方面的信息。但从这看来,这个观点有待斟酌了。

  “斯特恩是17世纪荷兰画家中最著名的。”女王的藏画鉴定人戴斯蒙德·肖·泰勒(Desmond Shawe-Taylor)说道,“他在酿酒者家庭长大,他也开过酒馆——所以我们还是有理由认为:他自己可能是一个酒鬼。但是那也只是假设而已,因为完全有可能只是在画作中添上自己的自画像而已,别无其它。”

  即便如此,斯特恩的画作中还有一些证据显示,他对喝酒上瘾持无所谓的态度。例如,他不像牧师那样宣扬节酒,他甚至乎对酗酒的人相当宽容——他将他们看做弱者,而不是罪恶之人。历史上很多描绘醉酒场面的艺术家,包括那个在最近拍摄了那张臭名昭著的醉酒者(他们醉倒在曼彻斯特街头)照片的新闻摄影记者,似乎都只是描绘醉酒者,而不会评判他们。斯特恩似乎也只是在描绘醉酒者而已,并没有对他们做出评判。


友情链接:
报道最及时的舞台灯光行业动态,发表最权威的舞台灯光评论,收集最全面的舞台灯光企业信息。